开年大戏《最后一张签证》将于明年1月1日登陆北京、江苏卫视。该剧由陈宝国、王雷、张静静出演,真实再现了二战时中国人民帮助犹太难民、抵抗德国纳粹的故事。王雷饰演的中国驻奥地利领事馆签证官普济州顶住重重压力,与德国纳粹斗智斗勇,与领事馆同仁一道,冲破重重险阻将部分犹太难民救回中国。12月13日,北京电视台举办了《最后一张签证》媒体看片会,编剧高满堂、制片人朱凯与媒体分享了这部戏背后的创作历程。高满堂还对当下收视率乱象的整治表达了信心。

昨日,二战题材电视剧《最后一张签证》在京举行看片会。制片人朱凯、编剧高满堂亲临现场交流拍摄故事。谈及该剧被誉为“中国版《辛德勒的名单》”时高满堂称,剧中普济州的原型——中国驻奥地利外交官何凤山,通过发放签证救下的犹太人远超辛德勒。该剧在投入上超过同样在捷克取景拍摄的《碟中谍1》《007皇家赌场》等影片的经费,成为捷克电视剧史上最高合资片。据悉,该剧将于2017年1月1日在江苏卫视作为开年大戏播出。

商报消息昨日,记者从江苏卫视获悉,正在热播的电视剧《最后一张签证》
将重新剪辑成12集作为国际版本播出,并将邀请斯皮尔伯格先生担任本剧海外版的艺术总监。

电视剧已被

高满堂阐述了选择创作这部二战题材的初衷。他直言,选择这个题材因为这段历史是真实历史,78年前,中国驻奥地利领事馆签证官向4800名犹太人发放了签证:“这是一件极具风险的事情。我们在欧洲采访的时候,欧洲文化学者都知道。但奇怪的是,这段历史国内却鲜为人知。前人做了这么伟大的事情,后人没有理由不为之树碑立传。”
高满堂直言,《最后一张签证》演员、制作团队都是国际化的合作,“剧中的每只枪都是布拉克电影制片厂80岁老枪械师一只只擦好了送来的。他的祖父当年就是在纳粹集中营失去了生命”。

早在该剧举行看片会时,制片人朱凯曾表示,该剧已经被至少六个欧洲国家电视机构购买,将重新剪辑成12集作为国际版本播出,并可能邀请一位国际导演参与后续制作。

6家国外电视台订购

高满堂回忆道,拍摄《最后一张签证》最大的障碍就是语言问题。据悉,这部剧在国外拍摄请了36个跟组翻译。非常神奇的是,陈宝国和王雷在与捷克主演接触12天之后,完全能进行顺畅地交流。高满堂说:“陈宝国说他会把其他演员的台词也记住,看他们的嘴型,也就知道他们表演何时结束了。”

昨日终于揭开谜底,制片人朱凯通过微博正式宣布:这位国际导演就是斯皮尔伯格。朱凯在微博中称,“《最后一张签证》
在捷克历时三个多月的艰辛拍摄,投资高达三个亿克朗,从拍摄到后期制作一切都按照电影级感官体验为标准。后续我们将《最后一张签证》剪辑成海外版本,销往德国、瑞士、以色列、意大利、捷克、奥地利等国家,我们将邀请斯皮尔伯格先生担任本剧海外版的艺术总监。”

编剧高满堂曾创作《老农民》、《温州一家人》、《钢铁年代》等大量叫好又叫座的作品,这次是高满堂首次接触二战题材。他坦言选择这个题材是因为这段历史的真实性,“78年前中国签证官向犹太人发签证,其间经历了太多的不易。”在剧的筹备阶段,每每和欧洲学者谈到这段历史,对方都会赞叹中国人有情有义,然而国内却少有人知,这让高满堂更坚定了要创作这部剧的决心。

关于解救犹太人的影视题材,著名的当属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导演的一部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影片再现了德国企业家奥斯卡·辛德勒与其夫人埃米莉·辛德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倾家荡产保护了1200余名犹太人免遭法西斯杀害的真实历史事件。本片包揽了第66届奥斯卡金像奖的7大奖项及第51届金球奖的7项大奖,斯皮尔伯格也以此部电影跻身世界电影艺术大师之林。

高满堂说,现在的年轻人知道的很多,唯独对这段历史不太清楚,但这段历史是不能被忘记的。可由于大量历史题材被国内影视行业过度娱乐化,这样的题材没人愿意做。高满堂表示,现实主义才能够让中国真正的走向国际化,“《最后一张签证》现在已经被6家国外电视台订购,希望更多的外国人能够通过这部剧了解中国人曾经在战争年代做出的伟大贡献。这才是实实在在的现实主义。”

据了解,该剧由著名编剧高满堂执笔,花箐导演,陈宝国、王雷、张静静等新老实力派演员出演,再现了二战德国纳粹占领奥地利期间,签证官普济州、鲁怀山等人冒着巨大风险,与领事馆同仁一道,为犹太难民办理通往中国上海的签证的故事,堪称中国版《辛德勒的名单》。

中捷演员心意相通

不用翻译

谈到这部国际化的剧,不仅故事内容的主题足够国际化,创作团队也是集合了捷克、波兰、英国等国的工作人员。这部剧号称是捷克电视剧史上最大的投资,同时也得到了捷克政府的大力支持。

谈及中国演员、捷克演员之间的语言沟通问题,制片人朱凯透露,拍摄前期共请了36名翻译,以帮助两国演员在现场能够顺畅交流。原本以为语言会成为拍摄的一大障碍,但陈宝国和王雷在拍摄了12天以后就可以清楚理解捷克演员的意思,不再需要翻译的帮忙。他透露,“陈宝国不仅记住了自己的台词,也记住了别人的台词,他能够通过观察对方演员嘴部的动作来进行表演。”而同时,在剧中饰演汉斯少校的捷克演员Yan
Revai也曾和制片人表示:“演员的心都相通,是有默契的。”

“相信法律没睡着”

谈及最近广受关注的收视率造假问题,高满堂直言:“我相信法律没有睡着。”他特别类比了收视率造假就像中国足球前些年的黑哨乱象一样,终将会被治理。“这个问题要上升到法律层面,只要中国的司法机关介入进行调查,乱象很快就能够得到有效的控制。”他更表态:“我们电视从业人要有信念,该出手时就出手,相信这些问题都会得到解决。”

活动现场,高满堂还对业内各大影视公司追逐大IP、小鲜肉的现象表示“心好累、毫无意义”。他相信原创的作品最终会展现自己的优势,业内人士的眼光要长远,要相信观众正在走向成熟,最终市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本报记者 邱伟 J17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