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teel》,一部典型的好莱坞式的英雄主义励志片,亲情、爱情、梦想、打斗等经典商业元素一个都没有落下。烂俗的剧情,老套的手法,意料之中的
“Max”
从“你把一半钱给到我,我马上走人”到“你就不能为我战斗?”,毫无悬念的看着休杰克曼从颓废老爹到金刚狼再度灵魂附体,操纵着垃圾堆里捡来的“atom”狠狠的抽了神一般“zeus”。
        但正是这样一部开始还没有5分钟就能猜到结尾的影片让你大呼过瘾,浑身布满鸡皮疙瘩。睁大双眼,全神贯注的盯住大屏幕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动作,紧握双拳,随着满场的欢呼声感受着体内某个部位的肾上腺素一点点升高,久久不能平息。即使是走出片场也不忘喊上一声“哦耶,真TM的够劲儿!”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牵引着你内心,跟着“Max”一声声稚嫩却坚毅的呐喊而热血沸腾,随着“atom”一次次跌倒后的重生而心潮澎湃。那是一种潜藏在灵魂深处的悸动,
看着“atom”这一记老拳重重的砸在“zeus”脸上的时候,淋漓尽致的宣泄这份快意情仇。就像回到了曾经的峥嵘岁月,永远有用不完的力气,永远不必考虑结果,需要的只是尽情的完成这一系列潇洒的动作。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份这样的悸动……
      在垃圾场,当“atom”和“Max”惊鸿一瞥的邂逅时,满心期待着“Max”会挖出一个擎天柱一样的机器人,就像张无忌跌落山崖后夙缘般的学会了“九阳神功”.然后心安理得的等待童话般的结局。
命运的残酷性就在这里,“atom”的出场显得那么不合时宜,简陋的结构,呆滞的表情以及略显得迟钝的动作,相比之前朋克风格十足“noisy
boy”是如此的单薄和弱不禁风。骨子里那份陪练机器人的血统,更似乎注定了挨打的结局。但恰恰也是因为陪练机器人的特点成就了小强般的“atom”。一路走来,“atom”一直都是处于劣势,也没少挨揍,不同的是笑到最后的却总是“atom”。不需要帅气的外观,不需要强大的推进系统,甚至可以不需要前卫的语音系统,只需要坚持到你没电了,然后胜负已定。
      所谓的“优势和劣势”往往在一瞬间反转,一次次坚韧的爬起来之后,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道理:“剩者为王”(笑O(∩_∩)O~)
      很庆幸“atom”最终还是“atom”,而没有被肖恩•维利改造成擎天柱。看着入场时“Max”带着“atom”跳的爵士舞,是那么的真实和自然,或许,因为那才是“atom”。
      接受自己,因为独一无二
      回味影片中两个主要机器人的名字,不禁哑然失笑。“Atom”=“atom”(亚当,圣经中人类的祖先),“zeus”=“zeus”(宙斯,希腊神话众神之神)。不知道这是导演刻意安排还是无线插柳,顽强勇敢的人文主义遇到了冷漠教条的权威理性,增添了整部影片的戏剧色彩,也有了更深邃的内涵。
      整部影片对于宙斯的着墨并不多,除了那段霸气外漏的博尔特“cosplay
show”,但他所带来的视觉压迫感和灵魂恐惧感,越来越的冲击着我们的心灵。但那又怎样?是的,那又怎样!就像“Max”说过的“我们可能会输,但至少尽力了”。
博胜发sbf游戏,      看看“Max”夺过主持人手中麦克风,向“zeus”挑衅的时候,伴随着全场又一次沸腾,感受着内心中某个地方强烈的颤动。这更像是一份人性向神性挑战宣言,明知道它会折磨你、虐待你、摧残你,但是,不因为对手是神而臣服低头。这种不臣服不一定是要反抗、战胜,而是勇敢面对,只是为了说一声“等着,我来了!”
      勇气,不在乎你是人还是神。
      《real
steel》让人心动之处不仅在于华丽的打斗,而在于对于人生,对于梦想的思考。当梦想在残酷的现实中渐行渐远的时候,我们是否还会为心中那一份仅存的信念而全力以赴。
梦想永远是很纯粹的,不在乎在是否能够赚到足够的钱,保住贝蒂的训练场,也不需要担心比赛结束后把“Max”送还给他姨妈是否意味着父子天各一方,更不用害怕“atom”是否会打成一堆废铁,然后黯然离场继续颠沛流离的生活。
      当站在拳击场上的时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我们需要做的只是积极防守、灵活闪躲、,寻找对手的弱点,然后奋力一击。当影片最后,“atom”跟着“Charlie”一起尽情的挥舞拳头的时候,不论是场上的“atom”还是场下的“Charlie”,不管是影片内的“MAX还是影片外地我们,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影片的结局颇有些意蕴,虽然“zeus”是最后的胜利者,但记者那句“你赢的了结果却输了冠军”却道出了其中的玄机。在梦想面前,胜负与否都不重要了,“人民的冠军”说的不正是梦想吗?
拥有梦想是一种享受,是所有幸福的起点,我们享受追逐梦想的过程,享受属于自己的时刻,哪怕只有一次。还记得“Max”重复了N次得话吗?“fight
for me”,不是为了“Max”,而是为了自己、为了梦想而战!
      很喜欢这部影片,追溯人性的本源,享受电影给我们带来的感动。

电影《三个傻瓜》里的机械天才有句名言:「机器是什么?能给人省力的就是机器」。很有趣的定义。如果能给人省力的就是机器,那么台湾绝大多数所谓高科技业从业之人,上至老总下至装配员,都可以说是机器人了。何以故?因为他们都给美国人代工,都给美国人省了力啦。

       一句话总结:讲述了一位沉迷于机器人搏斗颓废堕落的父亲被被迫收养的儿子以及儿子偶然发现的机器人所感化从而恢复了理智、亲情。

说完笑话,回来谈这部电影。本片的剧情梗概和种种好处自有他人代劳,此处不必多说。本片最让我感到有趣的,是编剧设计的各种bargain
games。大家可以想一想:是不是一连串的谈判、赌博跟条件交换,串成了这部电影。最好玩的,是电影中最厉害的trader不是别人,竟是那个宣称自己十一岁的小鬼Max。他年纪身材最mini,但力量最max。

       剧情:故事发生在2020年,由于科技的发展,人们越来越倾向于观看机器人之间的更加激烈血腥的搏斗,曾经是拳击手的男主因此失业,从而搞起了机器人搏斗的行当,终日开着一辆卡车去各个地方比赛、赌博,落得一身债务。突然有一天警察找上门来,告知他妻子死了,要求他去签署儿子max的抚养协议,或者交给政府,或者转让给max的姨妈抚养。Max的姨夫想先和妻子去度假而不带着max,故和男主协商出10000刀换得男主养护max10天并将抚养权转让给max的姨妈。在这10天内,男主带着max和max姨夫预付的5000刀买过来的机器人去征战,最终由于男主的冲动而败北。随后男主带着max去废品厂偷一些机器人零件来重新组装,此时发生了意外,max在一个废品坑边缘滑了下去,却被一只机器人的手勾住衣服而获救。max便把该机器人atom从废墟中拯救了出来,发现atom是一款老式的陪练用机器人,可以模仿人的动作。在max的强烈要求下,男主带着max去参加一些小型的比赛,在男主的指导下,atom完成了逆转。然后男主和max带着atom各种征战,并且不断改进,最后在男主找到了自己的坚定信念后,带领着atom险些战胜了当时最强大的机器人宙斯。

Max第一次和Charlie见面(俩人对峙如同斗牛),Max一开口就决定胜负:

       简评:剧情略像中国传统武侠小说,像是到了个秘密山洞突然就发现了惊天秘籍,偶然性太多了……画面中的打斗场面拍的还是很不错的,可以感受到,如果在3D效果下,是比较震撼的。

「他给了你多少钱(买了我的监护权)?」一语道破大人的把戏,破坏对手平衡,抢占谈判先机。「5万?

那么其中一半是我的,把我的一半给我,我马上走人。」他非常清楚自己才是监护权的利益轴心,最重要的stakeholder,任何交易必须过他这关。谁要搞暗盘,他就黑吃黑。「什么?你把钱买了机器人?好,那么机器人一半的所有权是我的。我要跟去监看比赛!」他非常清楚价值的机转,钱没有了,但是用钱交易来的机器人(对Max来说价值更大)还在,他要定了。「你想自己去?车钥匙在我这儿,你想去下水道里打捞它吗?」别说这是威胁,美国人叫它leverage,白话翻译就是以小搏大的心理杠杆、专打人痛处弱点的关节技。

这还只是开场而已。后头更多。更精彩。为了不扫大家观影的兴致,只再说两点。第一,最后的Atom对Zeus大战,也是Max挑起的,他在拳击场上一把抓过话筒(在媒体前)吼出了挑战书。为什么?不管Zeus是否接战、不管胜负如何,反正他吃不了亏。无名小卒敢向格斗天王叫板,已经话题性破表,话题性能衍生多少经济利益,大不了做一棍子生意打回原形就是了嘛。

第二,Atom终局大战之所以成局能开打,Max的主动挑衅只是起了个头,还不够。就在关键时刻,Max和Charlie的分手时刻来临,更惨的是Charlie对监护和拳赛的斗志同时报销,而没有Charlie的参与,Atom在Zeus面前只是废铁一块。要如何起死回生?Max又玩起了心理杠杆,但和开头的玩法有所不同,这回他把自己变成了经济学追求的正面效益,而把亲情变成杠杆的支点。Max在纽约哪家百货公司的广场上对Charlie吼道:「你觉得你不配做我老爸?你为什么不努力把我赢回来!」。在电影里,Max向两个人下过挑战书,一个是操纵Zeus的日俄联军,另一个就是他老爸Charlie。在这两个局里,不管最终胜败如何他都不吃亏。

这样一分析,好像本片只是教小朋友调皮捣蛋和父母拿跷作对而已。当然不是这样。我只是拿我感到最有趣的一点和大家分享。为啥有趣?还有两点理由可以申述如下。

第一,这些心理杠杆、交易赛局的共通点就是以小搏大,以弱胜强。故事里Max父子操纵机器人Atom也是一再以小搏大,以弱胜强。内外理路完全打通,剧本结构十分巧妙。

第二,我想起了庄子曾说过:「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若拿同样拥有庄子智慧的《三个傻瓜》来解释庄子,意义将更为显豁。如果所谓机械也者,乃是一切能作用来让人省力的东西,那么所谓机心,也就是一切发用出去就能教他人听话、为自己卖力的心计跟话术吧。庄子认为机心不是好事,当然有他的道理。可奈何这个世界就是机械世界,就是机心世界。我们不搞机心,但总该知道别人是怎么搞的。

我大力推荐任何做父母的台湾人,利用开车把小朋友送去补习英语、背书与心算等他下课的空档时间,去看看这部电影吧。就在你的小朋友补习英语、学背书跟心算的时候,世界上其它地方的小朋友,可能已经通过和父母的生活互动轻轻松松学会了各种交易乃至博弈—-也就是所谓「役人」—-的观念和技术。

那么,难道这部电影竟是教我们崇拜机心机事吗?当然不是。

如果省力的机事机心游戏从头搞到尾,这部电影一定完蛋。因为省力意味着actor和act之间不直接不实时,人物(机器傀儡的操纵者)不走到真正的戏台(擂台)上。如果从头到尾都这样搞省力,故事必然过度机械而失去真实感,空有steel而不real。但一般观众看电影的目的,表面上是脱离现实走向虚幻,但最终还是想在虚幻中认取真实。观众把自我投射到角色上,最终希望的还是一种认同合一忘我之感。

这就是为什么当电影演到最后一刻,当Charlie终于开启了Atom的实时行动仿真功能(real
time motion
imitation),终于用最不省力、最不间接的方式参与人生战斗之际,我们会感受到极强烈戏剧张力的真正原因。前一百分钟的各种省力游戏,都为了这最后五分钟的不省力做准备(这也是一种心理杠杆)。当流畅的剪接把绳里的过气机器人和绳外的过气拳王连成一气之际,观众的认同合一忘我之感自然蓬蓬勃勃从心底上烧起来。

由此看来,庄子还是说的对。如果总是机事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

评分: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