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先抑后扬刺激人肾上腺素旺盛分泌的励志亲情片。
看完,立马感觉变形金刚不在了!

什么是暴力美学?在进入了吴宇森的黄金时代之后,暴力电影被渲染的越来越唯美,越来越让人眼花缭乱,但是为了满足广大人民群众以及党和人民政府宣扬正义的基础感情,所有的美型动作片都披上了救世英雄的外衣,并且,为了保证更多的观众群,导演们还得考虑影片的分级问题,从骇客帝国三部曲到漫画英雄系列,无不如此。而WANTED则给了我们一个享受纯暴力的机会。
逻辑混乱的剧情,反物理常识的特技动作,主角有点蹩脚的表演,都不是我们考虑的范围,我们要欣赏的,就是这场暴力盛宴带给我们的快感,肾上腺素快速分泌的快感。
片子中间没有教条的人生观,甚至有些邪恶黑暗:毫无理由的杀人,因为私人恩怨拖累了整列火车的人民群众,即使敌人在危急时刻伸出援手也丝毫没有宽容的谅解之心,并且作为主角,一个本应该成为英雄人物的小伙,丫居然还在这种时刻无耻的暗算自己的爹(虽然他以为这是杀父仇人…但这通常是反派才干的勾当啊!!!)。这是何等的颠覆电影常理啊!
而主角一直喋喋不休的内心陈述,才充分的表达了人民大众们的心声,是碌碌无为的熬生活,还是来一场痛痛快快的拼杀?如果也有这样的机会,我会跟主角一样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没有什么正义与邪恶,就是为自己而活,就是为自己而做,这样也不枉此生了。以至于在片子的最后一段,主角的诱饵坐在电脑跟前噼里啪啦打字,伴随着主角莫名其妙的自白,我真的以为主角跟我一样,只是做了一场刺激的梦。好在导演没让我失望,他以一段离谱的超长距离狙击给了我们一个满意的结局。
至于片中的所谓“宿命论”,我以为片子说的是没有宿命,所谓的命运的织布机,只不过是集团首脑为自己里的利益编造出来的杀人理由,他们都跟Sloan一样顶着冠冕堂皇的理由——命运,去暗杀自己的敌对者。所以不同的织布机列出来不同的名单,所以为了说服大家,Sloan让所有人都上了暗杀名单。
所以片子的最后,就像光头老黑骂的一样“去他妈的密码吧”,去他妈的命运吧,无敌的主角说了才算!
最后,学术性的探讨一下,片子中的弧线弹道,莫非是跟外脚背搓出的
弧线球相同原理,或者是跟保龄球里的飞碟球异曲同工?真的很想找把枪试试哎~

  Crank在字典里的意思,除了曲柄,就是暴躁易怒。单音节词的优点就是短促有力,其实片名改成切题的Adrenalin或者美国人比较喜欢用的Epinephrine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文雅气一多,动感就差一些。
  《罗拉快跑》为速度型后现代电影打开了不二法门,Crank则进一步深刻地用剧情揭橥出,除了把故事写成一个紧迫的RPG以外,还要有——肾上腺素!所以Crank的故事梗概其实就是,一个紧迫的以分泌肾上腺素为主要任务的survival模式RPG。
  不难想象这样一个故事,在毫不间断地紧张工作了一个礼拜后挑一个深夜看完是多么地爽。从头到脚,没有一件事不是惊世骇俗,不计后果,不择手段,充满发泄性。
  主角Cheerios,一个杀手,边缘社会人,符合猎奇性剧情的需要。离奇地被人在睡觉时注射了致死药(有个搞笑的名字叫“北京鸡尾酒”,选择性阻断Adr受体的超牛缓释毒剂,听起来简直是火星级的道具),从此只要应激刺激减弱,肾上腺素分泌下降,就会心跳血压一起狂跌。站在专业立场上,编剧完全是瞎扯蛋,受体都阿门了我信号分子分泌到喷又有个球用。不过就剧情而言,任务边界设定得简直太圆润太严谨了。和它相比,国内那些从专业性到剧情性都一地shit的片子简直就是土星人制作出来的垃圾。
  继续说。导演让一则自摄DV介绍了这个任务设定,主人公看着若干小时前的自己躺在镜头里,凶手的大脸蛋对着镜头大吼“mother
fucker”,怒火中烧。太牛逼了,在十六世纪荷兰风情画中,镜像是一个非常有技术难度并且可以最大限度拓展构图面积和角度的元素。西班牙的宫廷画师委拉兹凯茨也在国王全家福中巧妙地使用过这个元素。现在导演化用了此招,一样妙趣横生。MV似的场景飘起,杀手怒踢大屏幕液晶电视,多角度地蹬到稀巴烂。全片发泄性的基调就此确立。
  找自己的幕后老板,老板不管。于是任务岔成两条线:独立自主地杀掉凶手,独立自主地打听自己中的什么毒。中毒定性通过简短的电话会议就作出了,按照中国的现状,这种草率的诊断很容易发生医疗纠纷啊,好在杀手不是那号人。任务继续分叉:独立自主杀掉凶手,独立自主地延缓自己的生命。愣头青完成得不错:干掉了凶手的哥哥,并且杀往医院狂卷了一通麻黄素。这段过程牛逼无比,汽车撞进商场停在电梯上,站在摩托上玩双脱手,麻黄素多用了一个数量级结果差点爆阳。以前的酷片都讲究玩心跳,这个片子则是,不玩心跳就要死,明显地上层次了。
  约出了自己的女朋友,为啥呢,因为杀手这次想不太冷,准备洗手不干跟她私奔。小妞才不信呢,你丫不是游戏设计师吗,要跟老娘分手就直说编什么操蛋理由。杀手急了,一急不要紧,肾上腺素分泌水平大盘暴跌。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一代枭雄趴在唐人街路中央凄凉地对小妞说,Eve,你救救我。
  说得轻巧,怎么救咧?也只有传说中的天地无极阴阳交融乾坤野合大法才是唯一的法门了。扒了裤子就上。表情纯朴的华裔老太,校车少女,还有未成年小厮,围在四周看得如痴如醉。杀手一边干一边叫,I’m
still alive!多么深刻的真理,性即是生,Rollo
May恐怕也挺同意这看法的。围观群众被这致命的真理感染,醍醐灌顶如聆佛唱,纷纷鼓掌欢呼。
  太感人了。这简直就是一部励志黄片啊。
  牛逼从来就是一浪又一浪地来。私人医生走下飞机,告诉可怜的杀手,你这个毒解不了,大哥我帮你安乐死了吧。杀手脸一沉,闪过极酷的墨镜之光:老子只要再多活一个钟头就可以。这款RPG真残忍,到这份上只给两个选项:马上就死,待会儿再死。没办法,被剧情绑架了,死和弹鸡鸡弹到死能有什么分别,横下心壮烈地死一回。于是医生给丫静脉留置了一个麻黄素泵,杀手同学毅然单枪赴会。
  高潮到来廖。原来果然是幕后老板雇用的凶手,丫打算过河拆桥清理门户,还煞费苦心要把事儿办得跟心脏病突发似的纯属天意。谜底拆穿,杀手大怒,抬起手作出枪的手势就要收拾这帮龟儿子。在众人轻蔑的淫笑面前,丫扣动意念中的扳机,射出意念中的子弹,结果,却干掉了现实中的地球人。这是怎么回事嗫?很恶俗,那个原本要被杀手干掉的香港毒贩居然没死,还跑过来械斗来了。那么,为什么会没死嗫?因为杀手想金盆洗手不干了,所以放了他一条生路。搞了半天归根结底,救兵是“爱的力量”!orz,导演是看圣斗士长大的。
  从万米空中掉下地面,手诛仇家,掏手机打电话,实在太酷了。尽管没有罗拉快跑那种彻底的革命性,平行的故事结构,单是肾上腺素的发泄性释放,但是整体的剧情、元素、节奏,委实是太好看了。
  男演员名叫Jason

虽然有些小细节不太通顺,植入广告的亮点也不太抢戏,可见导演是一个想把个人主义发挥到极致且不受制片方制约的人。
用一个做电影制片的朋友的话说,看来导演压根儿不差广告商那点钱。

Statham,曾演过《两杆大烟枪》。一个令人过目难忘的半秃肌肉男,确实颇有愣头青的气概。

原文链接>>>

由此我想到,再落寞的拳击手也有辉煌时刻,再没落的贵族也有炫富时刻,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丫不弄死我(肉体毁灭的那种),丫别给我机会,总有一天会让丫知道马王爷是有三只眼的!!

即使攻打伊拉克再如何的令美国劳民伤财陷入债务危机,但丫总有个充分理由告诉你:我打架是为了正义,输的再惨也是为了正义而战为了国家的老婆孩子而战。

更关键的是,找的理由没不是为了什么什么主义那种挂在卫星上的高度,也不是为了什么什么复兴那种拴在飞机上的高度,甚至不是为了什么什么共勉十条(详见本周南方周末专题)那种嵌在屋顶的高度,而是实实在在地和老婆的围裙儿子的玩具闺女的发卡一起放在桌面上说拿起来就能拿起来的那种——这也就是当初MS-DOS1.0打败其他公司的DOS一个道理。

按理说,传统中国人属于“重乡土而轻家国”的那种,炸上海北京人漠不关心,崇文人不问宣武事。可也许正因为心里有这样的耻辱感,所以中国人喊口号的本事比贫富差距还大。

成了,先写这点,不然肾上腺素又开始分泌了——当然,还有多巴胺。

相关文章